談論主題Ayu25歲的絕望與決斷

 

引述

Ayu25歲的絕望與決斷

我們的ayu,ayu的與眾不同,讓更多人瞭解和認識ayumi hamasaki

看過的請準備好紙巾,沒看過的請準備好臉盆。

ayu 25歲的絕望與決斷!
曾經被這雙眼吸引著,這雙眼內忍藏著要訴說的事. 

追訪了濱崎步5年,從未想過有如此的一天,有著這樣的事. 

她親身的帶我們遊覽自己的故鄉. 

(鏡頭影著福岡dome) 

reporter:以前沒有想過要在那裡開演唱會嗎? 

Ayu:完全沒有想過!還身在福岡的時候沒想過要唱歌(/當歌手)就算之後?brvbar;京到了也沒有 

或許有人會?brvbar;疑,那為什麼會有現在的濱崎步.但是我們現在(在訪問之後)明白了. 

1999年,我們第一次與濱崎步見面,正在向巔峰進發的她. 

她的歌詞感動了女子高中生,受女子高中生所仰慕著. 

Reporter:是為什麼開始唱歌的? 

Ayu: 為什麼呢…想擁有屬於自己的地方吧(找尋自己的位置) 

21歲的ayu,這樣回答著. 

走到街上, 『濱崎步』隨處可見. 

ayu努力地塑造『濱崎步』 的每一個形象.叫我們驚訝之餘,也很感動. 

完美無暇的『藝人濱崎步』.在這次訪問中可以清楚看見ayu的努力. 

Ayu:我想要,另外再多一個ayu也坐在觀眾席內.舞台上下的ayu也在看著 

2000年我們一直也追訪著ayu.我們在想,這次追問煲杲Y了.但是,到了2001年,採訪還 
在繼續下去.因為這時候的ayu正面對要失去左耳聽覺的危機. 

Ayu:差不多到了完全聽不到的地步. 

Reporter:現在左耳的情況如何? 

Ayu:通電話的時候不可以靠左耳. 

在努力確認屬於自己的地方的同時,發覺自己也佈滿了傷痕. 

2002年,雖然處於在這個狀態下,ayu連續兩年獲得record大賞.從這時候開始,我們感覺到 
與她的距離… 

不,是我們造成這段距離的… 

ayu隨後這樣的對我們說. 

人與人之間的理解,並不容易. 

充滿力量的那雙眼,好像快要失去光芒… 

2003年,追訪的工作幾乎沒有進行過. 

到了今年,積累下來的偏見和誤會化解了.全是因為那長達3小時的訪問 

ayu:今天的那個訪問之後一直在想著,這樣不是什麼也破壞了嗎(無意義的嗎)?因為這樣, 
所以馬上再次聯絡上你們,『可以再一次見面嗎?』 

去年, 史無前例的連續3年榮獲record大賞,但是本人平靜的微笑著說,現在已經不是我的 
時代了. 

2004年1月,ayu聯絡了我們說『想以再一次見面,好好的談』 

事實上,才一個月多之前,我們在惠比壽的酒店已做過了訪問. 

但是她說『那訪問內容,希望你們不要使用.』 

原因不明… 

再次與ayu見面的時候,感覺到她做了些決定. 

叫我們明白到,這5年來,我們看到了什麼,錯過了什麼. 

漫長的訪問開始了,但先要追溯到3年前的訪問. 

2001年3月,那時候的涉谷,濱崎步隨處可見. 

初次推出的精選album封面,黑白兩色的ayu臉上流著一道眼淚.街頭上滿佈在哭的ayu. 

忽然收到唱片公司的聯絡,精選album要推出了.這個消息對ayu的打擊,我們在3年之後才 
知道. 

Ayu:因為並不是在我想像的情況下推出.不應該這樣吧.對於我,精選並不是這樣的,一直 
期待著,盼望著.『有一天,我也可以推出精選album』 

但是突然對我說『xx月xx日,精選album要推出了呵』 

『要推出?是什麼意思?不是吧』真的受了很大打擊. 

重新灌錄精選album的ayu,我們也記錄下來. 

『不是精選album嗎?為什麼要重新灌錄?』當時,我們理解不了. 

現在再思考一次,這可能是ayu的一點點反抗. 

發行精選album期間,市面上40本雜誌的全是濱崎步.下這個決定的,是ayu本人. 

在緊密的行程和巨大的工作量下,ayu完全了40本雜誌的拍攝工作.眼看就像ayu在欺負自 
己. 

對於工作人員,也顯示出前所未有的嚴厲

  

Ayu:這邊已經換妥衣服,準備妥當之際才叫我們再等待一會.一直在等也沒有人告訴我們 
到底是在等什麼,到底是什麼出了問題要拖延.不是應該自動來說明清楚狀況嗎?不只是ayu,其他工作人員也一直在呆等.

 
那不容錯失,不輕易妥協的身影,我們無言的旁觀著. 

為什麼下了這個決定(40本雜誌的封面) 

ayu:如果是普通的album,我不會這樣做呵.因為是發行精選album,可能這是最後一次,說不定再沒有這樣的機會.也想為到現階段為止的自己下個定位. 

Ayu:那時候對於自己的定位是,我是一個被叫做濱崎步的人,是一個個體,一個女性.但原 
來,自己也是組織(公司)內的一部份.再說清一點就是,名為avex的組織內一件重要的商品.這 
樣的對自己說了. 

Reporter:這不是在說服(強迫)自己嗎? 

Ayu:嗯,所以那時候想過要完結了. 

Reporter:完結的意思是要引退嗎? 

Ayu:引退??那時沒有想得太深入,沒有具體地下決意,只是單純地想離開. 

精選album的發行日,剛好碰上了另一間公司的歌手也發行album. 

傳媒對於戰果異常關注. 

結果,ayu的精選album銷售量超越400萬張,銷售額高達120?brvbar;yen. 

一個勉強決定(行動),竟然影響了公司的股價. 

在這時,ayu下了決心. 

Ayu:要是已經不能後退,不可能回頭的話,我就徹底的幹下去.要如何說明才好呢…明明是 
屬於這個組織的,可是也與這個組織對抗著. 

半年後的一支PV,就直接的說明了這一切.<<DEAREST>> 

終於尋找到自己的藏身之所,但發現到原來還是要戰鬥下去.絕望到底有多深? 

令我們想起她最初的歌.<<A song for XX>> 

這年她在4大dome(福岡,大阪,名古屋,?brvbar;京)行演唱會,花費27?brvbar;,預定動員30人以上.當時 
一般都說著, 以個人身份能夠令4大dome坐滿的只有ayu. 

但是,真正的戰鬥現在才開始. 

滿臉笑容現身於綵排地的ayu. 

但這時,一直潛在於ayu身體內的絕望與悲鳴,一步一步的浮現在眼前. 

叫我們感到不可思議的是,多次的採訪裡都遇上這首歌. A song for XX 

不知不覺間,傳來的是斷斷續續的歌聲.異樣開始了. 

Ayu:聽到奇怪的,音樂以外的聲音. 

Staff:很嘈的聲音嗎? 

Ayu:我也不知道,但是令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唱那一段. 

左邊耳聽到不應該聽到的聲音.不禁令人想起一年前患上突發性難聽症時的情況. 

Ayu:如果按照之前的情況,(耳鳴)會愈來愈大聲吧! 

Staff:一直用耳塞可以嗎? 

Ayu: 一旦(耳鳴)開始了,不是不能夠停止(治癒)的嗎? 

以當時的工作量,綵排時間已沒有更改的餘地. 

一直戴上耳塞也好, 耳鳴也沒有停下來. 

Tour的準備如常進行. 

最後一天的綵排,在大型的展覽會

*如有文意不通順的情況, 必定是業配廠商SEO導致,與本文作者無關*

請多指教, 有什麼想法都可以說